又梦见父亲了,可我为何哭醒梦?

【父亲坐在我的对面,身披棉衣,头戴毡帽,面容消瘦,左手上打着吊针,我悄悄地走到父亲身后,脸颊贴在父亲的背上,泪水长流…..】

梦醒了,果然满面泪水。

记得1985年母亲去世后,我和父亲相依为命,一年后,我出嫁时,父亲唯一的嘱托就是90年要带他去北京看看。

1985年父亲和我在汽车站留影

1990年暑假,我和丈夫带着父亲和三岁的儿子去了北京,游览了天安门,故宫,动物园,和长城等等。

1990年父亲和我、三岁的儿子在北京天安门留影

1990年 父亲登上了长城

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,作为女儿,我自认为满了父亲的愿,父亲吃的、穿的、用的样样不缺,我都会及时地买好送到家里,直至父亲得病,在几个哥哥家轮庄,我也是每周送面条和鸡蛋到他们家里,每个月给50元钱,请他们照顾好父亲。农忙时,我会把父亲接到我家来细心照顾,做可口的饭菜,熬中药,带去医院打针,洗脚,剪指甲等等等等,父亲去世的时候,我是没有泪水的,因为我觉得我尽孝了,父亲也不会再受人间苦了。但是,入佛门后,特别是恭闻了佛陀法音,恭读了《解脱大手印》明白了人生在宇宙中的来龙去脉,我哭了,梦里也哭了,这才明白我没有真正的尽孝,我的父母都没有解脱,他们都还在受苦受难!!!

在这个世上,没有回头路可走,也没有后悔药可吃,我哭是没有用的!!

万万没想到丈夫得病了,和我父亲当年一样的肺部问题,因为吸烟太多,喝酒过量诸多因素酿成这样的果报。病来如山倒,病去有抽丝,这个过程是非常难熬的。他已经瘦得皮包骨头,吃不下饭,住在医院里每天都是打吊针,一瓶接一瓶的输入到血管里,他除了呻吟没有了话语,下床去卫生间大小便,我要搀扶着他去解决问题,挂水结束就陪着他去医院餐厅就餐,晚上陪在床前,不知不觉十几天过去了,我已经忘记他是我的丈夫,我对他的照顾和关怀就像女儿对父亲一样的,我没有了脾气和怨言,一心想着如何让他减轻痛苦,如何能早日病情逆转。无形当中我是把丈夫当成父亲照顾了,想把对父亲的愧疚转化在丈夫身上了!

医院的检查治疗不外乎吃药,打针,打针,吃药,日复一日,再做CT检查,结果出来再继续打针吃药,吃药打针。丈夫是没有信仰的,我也不能说什么,我只能默默地按照佛教利益大众的方法去做,我为他放生五万多尾鱼苗,请正法寺庙的僧众诵经,开法会回向,请佛弟子们功课回向,供灯,念佛,闻法,放生等等都为他回向。再一次检查的结果,肺部那个东西竟然缩小了0,4mm,基本排除是肿瘤的可能,但是还要继续打针,吃药。丈夫脸上露出了丝丝微笑,也主动和我交流了。他说等出院后让我陪他去旅游,我欣然答应,就像当年父亲对我提出任何要求我都答应一样。

住院前,我们已经去游览了无锡灵山大佛,南京中山陵,夫子庙,他很开心, 最开心的是八十多岁老母亲也能一起游玩。

丈夫在无锡灵山大佛前留

我和婆婆、丈夫三人在南京中山陵留影

三人游览夫子庙夜景留念

父亲节就要到了,我在等待丈夫出院,我们再次出去游玩,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,让他人生没有遗憾,心想事成。

撰文:萨依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